怨灵地狱(1 / 2)

冈本贺圭那180°后转的脖颈,让惊悚的氛围传遍全场。就更别提,那正面看向周助的笑般若了!

笑般若面具上所描绘的面相图案,是长着弯角和獠牙,狂笑不已的女鬼形象。那恐怖夸张的笑口,更是给人以强烈凶恶厌恶的感觉。

大晚上的,眼前的这一幕,只叫众人以为,自己是见了鬼一样。

“折磨你!”笑般若面具占据了主导,嘴也不用张合的,匪夷所思的吼出了这句话。

与先前白般若面具有些相似,展开攻击之前,必会狂吼吃了你。

白般若口吐怨灵漩涡的手段,众人先前已经见识过了。那这笑般若所谓的折磨,又将是什么呢?

不需要等待太久,随着笑般若的话音传遍全场,怨气结界内的土地,尽皆化为周助先前所见识过的那种焦土。

土壤中炽热的火焰熊熊燃烧,又不会太过凶猛外放。这焦土不像是刚刚燃烧起来的土壤,更像是已经被烧过了一次,但仍流余焰的土壤。

如此庞大的地形改变,伴随着涌动的蒸流热气,让周助等人,不得不全力释放自己体内的查克拉,来抵御这份炎热。

而这还不是终结,焦土之下,传来了不规则的震动,随后无数地方的土壤破裂而开,一只只干尸大手,狰狞的破土而出。

随后……让人头皮发麻的壮观景象,便映入众人眼帘。

无数仿似从炼狱中爬出来的厉鬼干尸,身披灼烧业火,从焦土之下爬出。

地狱景象,怕是也不过如此吧?

再看这些干尸身上,腐朽的衣物还在,手中亦有各色武具。或是刀剑,或是弓枪,同样附着业火,给人造成了极大的压力。

“这些都是,惨死在般若面具下的人!要当心了,那业火是怨念之火,跟正常的火不一样。不会灼烧人的身体,但是沾染到一点,就会全身疼痛难忍。而这种痛苦的折磨,是永远不会消失的,就连死亡,都不能摆脱!”

因冈本贺圭的疯狂,已经不得不,被动的站在周助这一边的浅田香织,以她那曾经作为神灵的丰富见识,开口提醒众人道。

听到浅田香织的提醒后,周助神色沉重的说道:“真是耍无赖一样的能力啊!但幸好不再是灵体了,不过……难道我们就只能远程攻击?”

听到周助的话后,浅田香织审视了一圈战场后,提醒周助道:“你也别太担心,你不是还有那帮呆瓜分身呢吗?让他们上,咱们还是尽快解决源头的好!”

被冈本贺圭拉入了这场争斗,浅田香织也没必要再把自己当做局外人了。

被浅田香织提醒后,周助则无奈的摇头否决道:“那些家伙不行的!一直没再动用他们,也是有原因的!”

“我们被关在怨气结界内,这里分散的蒸危爆威分身,一旦调用起来,所形成的爆炸,不但伤不到以灵体姿态存在的冈本贺圭,还会最先伤到我们自己。”

“维持原状还好,这些蒸危爆威分身体,只是不时会三三两两的爆炸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