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1.第641章 那是你恨过的男人(1 / 2)

佐藤渤并没有动怒,面容上是云淡风轻,并没有因为宇文森口中说的那对孩子的下落而感到心痛或者是焦虑不安。

所有人都把目光聚集在他的身上,认为曾外孙没有了理该表露出一种悲痛之情,可他们都低估了佐藤渤。

他不是个会被情绪牵动左右的人,就算当年知道女儿死的消息,也只不过是在书房里站了整整一宿,其他的不曾有过任何的变动。

宇文森有些错愕,没想到眼前的老头儿居然是个没血没肉的人,也难怪谢景曜会是铁石心肠,这都是像极了佐藤渤才会变得如此。

“你要说的就是这些?”他挑眉眼神犀利。

在场的人愕然,对于佐藤渤的反应表示惊讶。

失踪的那一对孩子好歹是曾外孙,他居然无关痛痒,事不关己。

“我不会承认不是在正统婚姻下生出来的孩子,所以,那一对孩子下落不明与我佐藤渤何干?”端着酒杯他浅酌着。

谢景曜倒是没有太大的情绪变化,他知道一件事,眼前的人绝对不是个会担心别人,忧虑别人的长者。

“你”宇文森气结。

他是想挫挫佐藤渤的锐气,可谁知道到头来反而成了自取其辱。

“小堂哥,pp叫你过去。”前方的宇文翩翩朝着他们的方向走来。

佐藤渤很少以正眼直视不相熟的陌生人,可他却大方的打量着前来的小丫头。

比起照片上,她本人更漂亮,美得不可方物,相信只要微微一笑便是倾国倾城。

最重要的一点,佐藤渤咽不下失去了斯宾塞那单生意的恶气,毕竟那单生意数额不小,偏偏她还是从外孙的手里抢走的,光是想起来他就觉得生气,无比的气愤。

“好的,我们走吧!”面朝着她而立宇文森正要走。

说话的宇文翩翩从头到尾都没看过谢景曜一眼,至于佐藤渤那也不过是用眼角的余光轻轻扫视了一下。

端着酒杯的他没有生气,更没有动怒,反而偷偷的笑了起来。

谢瑞傻眼了,少爷刚才确定是在笑吗?

如果真的是在笑,那么他应该是一种幸灾乐祸的心情,可是少爷究竟在笑什么呢?

等到他们走后,谢景曜放下酒杯,淡然的瞥了佐藤渤一眼。

“外公,我开了一天的会,如果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先回去了。”他突然有了困意。

这六年来没有一天睡过安稳的觉,可这一次居然有了想睡觉的欲.望,可能是见到了她的缘故,也有可能他们之间取得了一定的联系,是某一种好的开始。

“慢着,谢景曜我有话想和大家说。”一旁的阮清纯总算找回了思绪。

一听她有话想说,谢景曜没有出声不做回答。

至于阮绍伟有些心情不定,佐藤渤扫视了她一眼。

小手抓着杯子,阮清纯轻轻地说道。“我怀孕了。”

谢景曜没有接收阮绍伟的目光,他虽然私底下有见过阮清纯,通常他们见面的时候谢瑞都在场,别说是孩子,就连碰手指头的机会都为零。

所以,她肚子里这块肉和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你把话说清楚,如果孩子是谢少的,爷爷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