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暴风骤雨(1 / 2)

“僵尸?”胖女囚不可思议的反问,然后感慨说:“我在这关了近十年,还有几年刑期,井底之蛙,早忘了外面什么样了,就听说外面闹僵尸,满城的僵尸,以为是以讹传讹。”然后胖女囚俯视周小鱼,好奇的睁大眼睛问:“僵尸到底长什么样啊?你为什么受了这么多伤还活着?”然后忽觉不妥,赶忙命令其他女囚,说:“快快,把她拉起来。”

几个女囚把周小鱼拉到一张床位上坐下,周小鱼扫视着牢室内的所有人,心想余下十年就要跟这群人共度,难免要相互包容,否则该如何熬下去。

于是开口说:“我是捉僵道士,专门打僵尸的。”

胖女囚拉过另外一个满脸淤青的女囚,指着说:“这位,前一阵子进来的,她全家都变僵尸了,独剩她一个,被几个男人欺负,杀了一个人进来的,一开始我以为她在编故事,没少挨我们的毒打。”说完将那女囚推开,女囚一个踉跄,躲到角落。

周小鱼忍着伤痛,给众女囚讲打僵尸的经历,并换来了胖女囚的无限好感,不仅避免了毒打,还拥有了一席床位。

吃过牢饭,淤青脸女囚便被推到墙角蹲着,连去卫生间都要请示那胖女人,不时被其他人**,踢打折磨,周小鱼看在眼里,却无能为力,自己亦是泥菩萨过江,生怕把刚刚建立起来的好感,瞬间转变成暴力。

第二日,周小鱼正在唾沫横飞的给女囚们讲故事,听到了开铁门的声音,转过头,一个狱警拎着电棍走进来,上前拉起周小鱼往外走,众女囚惊讶的目送追问:“她怎么了?”,狱警回答:“她被无罪释放。”

一直走出监狱,在场院里见到了罗宇、何翔等人,未及寒暄,就见到吴歧与老周,等在大门外迎接。

老周见到周小鱼浑身是伤,泪眼婆娑,赶上来抱住女儿说:“女儿啊,受苦啦,幸亏是你师父,一听到你被抓起来,立马派人去调查瞿道长,撤职判刑,还你们清白······”

周小鱼无心听老周唠叨,却双眼空洞,看着远处的吴歧,吴歧面露微笑,似阳光和煦,似春风十里。

一行人换好衣服,乘车去往吴歧的旧别墅,一路上老周抓着周小鱼的手唠唠叨叨,既是责备又是心疼。

回到别墅,吴歧调转车头回了市区,老周就开始变本加厉的指责周小鱼说:“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成天成宿出去打什么僵尸啊,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别当你师父是捉僵道士,你也跟着学,你师父有那些本事,你会什么啊?”

周小鱼听这些话,耳朵都快听出茧子了,不耐烦的回答:“哎呦,你怎么成天这么婆婆妈妈的?”

老周一听立即火气冲天,大声斥责起来:“你看看你,整天跟一些什么人在一起,你一个女孩子,扎进一群男人堆,成何体统啊!半夜三更出去打僵尸,你出现个三长两短,你让我还活不活。”边说边找出医药包,准备给周小鱼敷药。

屋内众人听周氏父女有愈吵愈烈的架势,在屋内劝也不是,躲也不是,再加上老周的那句指责,把众人说的更是无地自容,尴尬至极。何翔倒想在一边劝两句,又觉得不合适,就把话含在口里,心里掐着时机。

这里周小鱼对父亲一生气就旁若无人的脾气实在是无奈,担心大家尴尬,想早早结束争吵,便妥协的说:“好,好,好,我不跟你吵,我们都没有吃饭,我们现在要吃饭。”然后起身要去厨房。

这边老周面子仍是高抬着,情绪却降下来了,对周小鱼说:“行行,我去做。”又吩咐周小鱼:“你把这些药给我上了啊。”然后自言自语的去厨房:“弄得浑身是伤。”

众人看了不知所措,周小鱼则不以为然的回到厅房,说:“别管他,让他做吧。”

饭上,老周在饭桌上看着大家吃饭,语重心长的对周小鱼说:“这次多亏了你师父,否则你们真是死的死伤的伤,差点蹲大狱,一路上拼死拼活,就换这么个结局,你说你图啥啊!”老周深叹一口气,继续说:“抽空,你们赶紧到你师父那,好好谢谢人家,多亏了他的救命之恩。”

周小鱼面无表情,只顾吃饭,何翔终于接过话头,笑说:“伯父说得对,我们这次真是遇上灭顶之灾了,幸好有吴前辈搭救,否则我们可要吃几年牢饭了,对吧罗道长,”何翔用手肘推了一下罗宇,罗宇便点头称是。